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71712643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南方财富网欢迎您加入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金鹿金融CEO张伯伟:财富管理行业水很深 不自我颠覆就要被人颠覆

2016-02-15 10:25 南方财富网 www.southmoney.com

  近日,金鹿金融、金鹿财行CEO张伯伟先生接受了第一财经的专访,第一财经日报于今日刊登此报道,且第一财经官网同时转载了该篇专访。

  “金鹿财行随时准备着自我颠覆,未来,所有能被机器和互联网替代的模式都会被淘汰,只有具备专业水平,包括强大的宏观预判能力、综合知识背景、应对变化能力,以及为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的企业和个人才能获得长久发展。”

  ——金鹿金融、金鹿财行CEO张伯伟

  自2014年成立至今,金鹿财行营业额总计达160亿元,在全国完成了27家分支机构布局,这个速度,在近两年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财富管理行业中处于领先水平。

  然而,金鹿金融CEO张伯伟却说,财富管理行业“水很深”,良莠不齐,风险与机遇并存,明后年可能会迎来行业洗牌,届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会死得很难看”。

  “金鹿财行随时准备着自我颠覆,未来,所有能被机器和互联网替代的模式都会被淘汰,只有具备专业水平,包括强大的宏观预判能力、综合知识背景、应对变化能力,以及为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的企业和个人才能获得长久发展。”

  财富管理行业潜力巨大 亟需跨界人才

  Q1《日报》:近几年,财富管理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它解决了什么社会痛点?

  张伯伟:之所以有那么多玩家愿意进入这个行业,一是因为市场需求大,二是因为距离真正的利率市场化还有很大空间,政府的宏观调控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财富管理行业是一个百万亿值的市场,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金融机构的整体服务能力还有待加强。这一方面是由于中国金融史比较短暂,另一方面,投资理财是一个需要综合能力和跨界人才的行业。

  对从业人员来说,保险、证券、信贷、风险管理、产品选择乃至国际金融,各个方面都应该懂一点,但很多人却以为只要把国内情况摸清楚就行,这是明显的错误观念。尤其是在做投资的时候,对各个国家地区的不同资产类别都要有宏观把控,比如澳洲房产进入黄金十年,只要购买房产,赚钱就是大概率事件,不需要具体到哪个楼盘的性价比如何,跟着趋势走即可。

  Q2《日报》: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现在也在做财富管理业务,与他们相比你们有何优势呢?

  张伯伟:我就是从银行这个铁饭碗里跳出来的,原因就是我在银行的时候,对我所服务的客户而言没有角色优势的,我只能推荐自己银行的产品,不可能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公正地帮他们去做财富管理。既然可以标准化,那我和机器还有什么区别呢?我的岗位价值体现在哪里?

  现在之所以大家都在做互联网金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力成本低,换言之,这个行业中很多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人就会被互联网和机器淘汰掉。银行最大的优点在于安全,其实它是一个非常死板的机器,但这种死板在金融行业中未必是坏事,它可以带来高度的安全。所以银行作为一个存款机构是有不可替代性的。我们也在考虑与城商行合作,拿一些牌照等等。但牌照只是一个许可证,最重要的事情掌握核心竞争力,包括筛选产品的能力、风险管理的能力等等。

  投资≠理财 中产及以下阶层也有全球资产配置需求

  Q1《日报》:刚刚提到了投资和理财两个概念,对普通人来说这两个概念有什么不同之处?

  张伯伟:很多人把投资和理财混为一谈,实际上他们完全是两码事。很多人错把理财当投资,看什么赚钱就去投什么。这其实是误区。理财讲究的是提前锁定资金用途,根据资金用途的收益性、安全性、流动性来合理规划财产、匹配标的用途。三者兼得是不可能的,比如子女教育金、退休养老金就可以牺牲流动性,但一定要保证高安全性和收益性。如果匹配不合理,哪怕这是一笔成功的投资,也不一定能获得相应的幸福感。

  而投资讲究周期性,无论是房产、股票、债券、货币等,一般而言只有在其上升周期才能获得最大投资回报。投资标的要根据投资类型的特性和周期性而不断变化。如果用投资去解决理财的问题,就容易发生悲剧。比如在上半年市场很疯狂的时候,很多人把养老钱拿出来炒股,显然是不理性的。股票流动性、收益性高但安全性太差,而养老金却要求极高的安全性,这就是典型的错配。之后股灾突然来了,这些人马上就得到了教训。再比如前几年房市景气,在那个周期内,地产的安全性、收益性都很高,但流动性太差。如果你把家庭紧急备用金拿来买房,就是一个成功的投资,失败的理财。

  Q2《日报》:对于大部分普通百姓来说,似乎还没有做全球资产配置的需求,是不是这样?

  张伯伟:其实全球资产配置不是富豪的专属,普通中产阶级、甚至中产以下阶层也有全球资产配置的需求,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这个意识而已。

  从理财规划的角度来说,家家都应该这样做,因为任何货币都存在系统性风险的可能。对富豪来说,他们可能已经在全球置业,风险相对比较分散,或者还有自己的产业。但普通家庭不是这样,在中国,估计90%以上普通家庭的存款、收入、房产、股权债权都以人民币为单位,甚至你的亲朋好友手上也只有人民币,这就太单一了。

  金鹿财行准确预测到今年人民币会下跌,在8月份之前,我们不停地建议客户配美金保单,但很多客户都不听。结果“新汇改”一过,美金保单马上破亿了。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配置一点全球基金、外币保单对普通家庭来说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但很多人就是因为不了解,所以这方面的需求还远远没有开发出来。

  专业化、个性化是核心竞争力

  Q1《日报》:这个行业进来了那么多新玩家,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张伯伟:即使在财富管理行业内部,同质化竞争也很严重,门店模式太容易复制了。我们要想不被别人颠覆,就要自我颠覆。未来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就是对客户专业化、个性化的服务。

  理财是一项极具个性化的工作。理财师需要非常了解客户真实的需求。就像医生一样,同样是头疼,背后的病因可能天差地别,因人而异,不可一概而论。同理,每个人理财价值观都不一样,比如有蜗牛型,喜欢购置房产;蚂蚁型,注重存棺材本;慈鸟型,一心只为孩子,没钱也要送孩子出国读书;还有蟋蟀型,吃光用光;等等。自然而然地,我们给每个人提供的理财方案也不一样,这是其他别人无法复制的。大家都趋之若鹜地以为互联网金融、互联网理财是大势所趋,我倒认为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

  纯互联网金融平台最后全都会被淘汰掉,因为它根本没有落地,复制起来太容易了。花两个星期做出来的界面和花一年做出来的界面用户体验可能没什么区别。用户也很不稳定,可能别家平台收益高0.1%就被吸引走了,这怎么能做长久呢?因此,线上只能作为远程客户预约的工具,不能脱离线下服务平台。

  Q2《日报》:您认为具备哪些素质才能在竞争激烈的财富管理行业生存下来?

  张伯伟:首先,我认为最终活下来的企业不需要懂具体的操盘和操作,在一种产品上专精远不如在多种产品组合上的广博。比如某家公司的团队对房地产市场研究很深,在之前房市处于上升周期的时候发展迅速,但现在这个基础不存在了,他们如果不能及时把其他领域的产品做强,就会受到很大冲击。金融是一场马拉松,某一阶段跑得比别人快是没有意义的,关键要比谁活得久。

  第二,对宏观经济的分析和预判能力。这是有一定高度的,和具体某一个标的的风险控制有本质区别,也就是我刚才说的看大趋势、挑好行业、设计产品结构。

  第三,就是要有强大的教育和学习能力。中国的金融业一直是分业管制,综合性人才的积累太少了。一家金融机构如果有强大的教育培训能力和人才储备,能做出一个金融行业的“黄埔军校”来,就是拥有了核心竞争力。

  第四,拥抱变化的能力,尤其是企业高层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纵观整个人类文明史,产业革命的周期越来越短,比如互联网就改变了很多产业、也颠覆了很多产业。现在是一个“不颠覆就死”的时代,想指望生产出一套产品,让产品自己去应对市场变化和需求是不可能的。

  企业要有一套自我颠覆机制,这应该是金融企业未来必须具备的软实力。

  金鹿财行,秉承“每个人都能拥有并实际获得金融服务的权利”这一理念,通过构建资金稳定增长、多重风控保障的管理平台,让每一位客户实现参与经济发展、实现互惠双赢的理想。金鹿财行以专业化的团队运作,为广大客户量身定制全方位、个性化的普惠金融服务与财富增值管理,真正实现借贷双方的利益双赢。

  南方财富网微信号:southmoney

南方财富网声明: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